提交成功

3s 后回到首页

由一例发热待查患者诊治过程看宏基因二代测序作用
2021-03-23

已投票:348

投票成功!
不明原因发热伴肺部阴影
2021-03-23

已投票:232

投票成功!
中国首例流产衣原体感染引起的肺炎病例
2021-03-23

已投票:700

投票成功!
腺病毒感染引起的一例儿童反复发热
2021-03-23

已投票:200

投票成功!
mNGS 辅助诊断内脏利什曼病
2021-03-23

已投票:17375

投票成功!
以「头晕」起病的肺炎
2021-03-23

已投票:58

投票成功!
别来无「恙」,因你安好!
2021-03-23

已投票:4716

投票成功!
咳痰不利是为何?
2021-03-23

已投票:1230

投票成功!
mNGS 辅助诊断钩端螺旋体病
2021-03-23

已投票:14048

投票成功!
隐藏在胃肠炎背后的「真相」
2021-03-23

已投票:191

投票成功!
拨开云雾见天日,守得云开见月明——结合 mNGS 治疗不明原因发热一例
2021-04-09

已投票:11247

投票成功!
mNGS 助力中枢神经系统感染诊断
2021-04-09

已投票:114

投票成功!
mNGS 助力恙虫病诊断
2021-04-09

已投票:56

投票成功!
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——mNGS 案例报道
2021-04-09

已投票:128

投票成功!
mNGS 诊断结核杆菌病例分享
2021-04-09

已投票:13

投票成功!
乙状结肠穿孔,弥漫性腹膜炎患者思考
2021-04-09

已投票:12

投票成功!
肾移植术后感染诊治体会
2021-04-09

已投票:11

投票成功!
肺癌术后骨髓抑制病例思考  
2021-04-09

已投票:10

投票成功!
Q-mNGS 临床获益
2021-04-09

已投票:12

投票成功!
披荆斩「疾」,「宏」显魅力
2021-04-09

已投票:76

投票成功!
缉拿正凶,Q-mNGS 辅助快速精准诊断
2021-04-09

已投票:67

投票成功!
mNGS 为化疗后昏迷、休克淋巴瘤患者的救治带来一线转机
2021-04-09

已投票:1318

投票成功!
肺泡灌洗液 mNGS 对重症肺炎的病原学检测--鹦鹉热衣原体
2021-04-27

已投票:23

投票成功!
二代测序协助诊断一例鼻脑型毛霉菌患者的案例分享
2021-04-27

已投票:6970

投票成功!
mNGS 协助诊断皮肤无「焦痂溃疡」的早期重症恙虫病感染 1 例
2021-04-27

已投票:11

投票成功!
众里寻凶千百度,联手合力破迷雾
2021-04-27

已投票:240

投票成功!
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
2021-04-27

已投票:10

投票成功!
上帝视角之 mNGS 检测
2021-04-27

已投票:12

投票成功!
mNGS 确诊艾滋病合并弓形虫脑病一例报道
2021-04-27

已投票:13

投票成功!
mNGS 锁定脓毒血症真凶
2021-04-27

已投票:9

投票成功!
mNGS 辅助诊断伯氏考克斯体感染
2021-04-27

已投票:166

投票成功!
不明原因发热—下颌骨—淋巴瘤
2021-04-27

已投票:10

投票成功!
肺部阴影伴空洞,谁是凶手?
2021-05-07

已投票:9

投票成功!
一例肺炎克雷伯杆菌颅内感染病例分享
2021-05-07

已投票:96

投票成功!
抽丝剥茧,谁是发热的真正元凶?
2021-05-07

已投票:8

投票成功!
恙虫病伴吉兰-巴雷综合征一例
2021-05-07

已投票:15

投票成功!
气性坏疽: 谈之色变的产气荚膜梭菌感染 1 例
2021-05-07

已投票:7

投票成功!
「肺」同「E」般
2021-05-07

已投票:17

投票成功!
mNGS 辅助诊断非结核分枝杆菌肺病
2021-05-07

已投票:5

投票成功!
重症感染,谁主沉浮!
2021-05-07

已投票:7

投票成功!
反复咯血患者 mNGS 的应用
2021-05-07

已投票:12

投票成功!
mNGS 辅助诊断曲霉菌脑炎
2021-05-07

已投票:7

投票成功!
去「伪」存「真」
2021-05-07

已投票:5

投票成功!
一例「淘气」的间质性肺病的诊治
2021-05-19

已投票:2

投票成功!
mNGS 诊断肺部阴影为厌氧菌感染病例分享
2021-05-19

已投票:5

投票成功!
迷「影」重重,抽丝剥茧找真相
2021-05-19

已投票:2

投票成功!
不走平常路的噬血细胞综合征
2021-05-19

已投票:72

投票成功!
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现「真凶」—一例发热伴肺部阴影的诊治过程  
2021-05-19

已投票:3066

投票成功!
败亦 mNGS 成亦 mNGS
2021-05-19

已投票:25

投票成功!
一例「顽固」的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
2021-05-19

已投票:6

投票成功!
mNGS 对不典型恙虫病的诊疗
2021-05-19

已投票:76

投票成功!
出人意料的肺炎
2021-05-19

已投票:4

投票成功!
历经生死磨难、归来仍是好汉(一例重症热射病的救治)
2021-05-19

已投票:1080

投票成功!
双肺多发阴影,感染 or 非感染?
2021-05-21

已投票:16

投票成功!
免疫缺陷宿主多次肺部不典型病原体感染
2021-05-21

已投票:9

投票成功!
原来是你——mNGS 协助诊治肺放线菌病 1 例
2021-06-01

已投票:1

投票成功!
乘风破浪
2021-06-01

已投票:3

投票成功!
mNGS 辅助诊断马尔尼菲青霉菌病
2021-06-01

已投票:4

投票成功!
持续高热+液平:真是肺脓肿吗? 
2021-06-01

已投票:2

投票成功!
斩妖除魔-mNGS 是重症肺炎诊治中的一把利剑
2021-06-02

已投票:3

投票成功!
mNGS 辅助鉴别诊断软组织感染与结缔组织病
2021-06-02

已投票:4

投票成功!
二代测序技术协助诊断单纯疱疹病毒急性肝衰竭 1 例
2021-06-02

已投票:3

投票成功!
mNGS 在重症鹦鹉热衣原体肺炎继发混合感染中的诊断价值
2021-06-02

已投票:1919

投票成功!
双侧 UKA 术后支原体感染一例
2021-06-02

已投票:2

投票成功!
此冠状病毒非彼冠状病毒
2021-06-02

已投票:24

投票成功!
揭秘高热不退的「伪装者」
2021-06-02

已投票:258

投票成功!
马尔尼菲青霉菌感染案例
2021-06-02

已投票:5

投票成功!
一例 NK/T 细胞淋巴瘤自体干细胞移植后 mNGS 的应用
2021-06-08

已投票:7

投票成功!
「难以琢磨」的肺炎
2021-06-08

已投票:5

投票成功!
血培养阴性的感染性心内膜炎
2021-06-18

已投票:14

投票成功!
老年急性髓系白血病化疗后反复发热
2021-06-18

已投票:4

投票成功!
「隐形的杀手」
2021-06-18

已投票:7

投票成功!
移植术后抗感染,QmNGS 助诊断
2021-06-18

已投票:16

投票成功!
AIDS 合并 TM 病例分享      
2021-06-28

已投票:143

投票成功!
莫氏立克次体与不明发热
2021-06-28

已投票:3

投票成功!
一例鼻疽诺卡菌病例分享    
2021-06-28

已投票:6

投票成功!
mNGS 辅助诊断 HIV 免疫缺陷综合症
2021-06-28

已投票:4

投票成功!
不一样的磨玻璃影
2021-06-28

已投票:8

投票成功!
宏基因组测序诊断马尔尼菲蓝状杆菌病一例
2021-06-28

已投票:6

投票成功!
一例淋巴瘤自体干细胞移植后继发感染应用 mNGS 的诊治
2021-07-08

已投票:4

投票成功!
一线生「机」,重获新生------一例机会获得性感染二代测序案例分享
2021-07-08

已投票:5

投票成功!
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患者
2021-07-15

已投票:4

投票成功!
宏基因优先诊断「烟曲霉菌病」     
2021-07-15

已投票:6

投票成功!